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天地 > 研究成果 >

上海探索基础教育评价机制改革将“引入”国际眼光

来源:暂无  作者:转载自互联网  发表时间:2011-03-23 14:45  浏览次数:231 次 

从“育分”到“育人” 借鉴国际测评标准能否成为素质教育新突破?

  新华网上海2月19日电(记者仇逸、俞菀)新学期伊始,记者在上海采访获悉,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取得“全球第一”的骄人成绩后,上海基础教育将探索评价机制改革,借鉴国际测试标准和国家教育质量监测的经验,侧重知识的灵活掌握和学生综合素质的培育。

  在倡导素质教育多年的今天,从考试改革做起,能否使我们的教育脱离应试教育的桎梏,让广大学子摆脱浩瀚的题海和死记硬背的艰辛?

  基础教育测评“引入”国际眼光

  兔年新学期,上海市教委表示,上海将进一步探索教育质量综合评价实践,借鉴PISA测试和国家教育质量监测的经验,在教育部的指导下,制订部分学科和部分通用能力的质量标准和测试框架。

  上海将在中小学探索学业负担、身心健康、学习兴趣、认知策略等方面的评价。对学生的作业时间、睡眠时间、补课时间、锻炼时间、学习兴趣、师生关系、学习方式、认知策略等进行问卷调查,或结合教学视导和教学调研,进行现场调查,并与学业质量评价相结合,进行相关分析。同时,借助作业、探索性活动和实践性活动、课堂问答等,对学生的阅读与表达能力、实践能力、探索能力、问题解决能力、团队合作能力等,进行真实性评价。

  去年底,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向全球发布了最新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报告。在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策划、每3年进行一次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经过严格抽样,上海152所学校共5115名15岁在校学生2009年首次参加测试,阅读、数学及科学三项指标得分均名列首位。

  上海是中国大陆第一个正式参加PISA的地区。消息传出,引起了很大关注。“上海学生总的校内外学习时间在65个国家、地区中排名第12位,负担列第12位,综合取得世界第一,这样的‘性价比’还是比较高的,但学生负担偏重依然是一个问题。”上海市教委主任薛明扬说:“我们关注的并不是成绩第一,而是成绩背后反映的发展趋势。上海的教育要面向世界,应该把教育质量放在国际视野中去审视。”

期待“指挥棒”在教学中发挥更积极作用

  上海市特级教师张人利告诉记者:“PISA考的不仅是知识和能力,还包括学生学习兴趣、负担甚至睡眠等各方面,学生无从准备、也没有必要准备。这和过去考前突击、临时抱佛脚的做法大不相同。”

  “评价指标和方式,确实会对教学起到关键性的影响。”全国优秀班主任、虹口区第三中心小学四(8)班班主任李莉说:“我们希望能通过测评方法改革,使教学朝着培养更具创新精神、综合素质更好的学生方向努力,发掘每一个学生的潜能。”

  作为一名语文老师,李莉说,“我觉得如果考试中少一点死记硬背的东西,测评方法更综合全面一点,对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减轻学生负担是有益的。比如现在很多填空测试题不能错一个字、一个标点,因此有的语文老师就让学生背诵每一篇课文,错一个字就从头再来。而我偏向于除了极少数特别经典的课文外,学生背不出来熟读也可以,大致能复述就行,重视的是文意理解。”

  “如果我们的测评方法能更多地注重全面衡量一个人的综合素质,那么在教学方法上必然会带来变革。”复旦附中数学教师汪杰良说,东方的数学教育和西方差异很大,必须认识到东方数学教育有独特的优势,以解题为目标的训练方式对打好基本功是有好处的;同时也需要借鉴国外的优质教育方法。“比如外国老师的课堂气氛活跃,交流和讨论部分占很大比例,而我们就开展得比较弱。在课外兴趣班也还是不停地灌输知识、布置习题作业。”

  “数学思维对一个人成长起着关键性作用,可以培养人严谨、严密的逻辑推理能力,还可以培养一个人认真、科学的表达习惯。”汪杰良表示,教数学不能只看重一个正确答案,更要强调学生的后劲及表达规范,老师应该更亲近学生,加强交流、讨论,多带学生阅读课外读物、查资料、做小论文。

长避短,围绕“素质”测评还需漫漫探索

  “综合素质需要量化的标准。关键是衡量方式更全面、客观、科学,而且必须是实实在在可以操作的。”李莉说,“真正实现围绕‘素质’测评还需要从政府主管部门到每一个学校、每一位教师的努力探索。”汪杰良则指出:“在中西方教育方式的碰撞中,必须在坚持自己特色优势的基础上借鉴吸收。”

  记者采访发现,如何有效处理素质测评与中考、高考等升学主导考核体系之间的关系,是许多家长和学生绕不开的话题。在上海市徐汇区政府部门工作的郑建平的女儿在上海西南高级中学读高三,今年6月即将参加高考。从初中开始,孩子的语文、英语等文科成绩就在班中名列前茅,但数学总是拖总分的后腿,学得非常辛苦。郑建平觉得澳大利亚部分中学的教育模式值得借鉴:“他们有专门针对‘偏科’学生的个性化发展方案和评价体系。像我女儿感性思维特别好,如果能兼顾并增加学生特长的评价权重,那么考大学的选择机会也会更多一些。”

  上海交大附中高一(9)班的王文琛就读于学校的创新班。作为重点培养的尖子生,王文琛也有很多苦恼:“我们既要做有创新性的科技课题调研,又要为应对高考积极准备,压力很大。”

  王文琛觉得,如果大学招生始终要通过统一高考,那么基础教育阶段就很难脱离应试教育的测评体系;如果高校真的可以“不拘一格降人才”,或许有更多不同类型的同学可以获得上高校特别是名校的机会,将更利于学生特长、兴趣和能力的发挥。

  复旦大学校长助理、招生办主任丁光宏说:“高校自主招生改革的重要目的,就是在于传递素质教育的信息,引导中学教育向培养学生全面发展的方向努力。”

  “从复旦大学自主招生的选拔标准来看,比如刚刚结束的‘千分考’,我们的目的不是要难倒学生,而是想评判学生潜在的知识结构和分析判断能力。”丁光宏说,“目前我们处于一个改革的年代,原来的体制已经不适合当今社会所需人才的选拔和培养。但是改革是一个稳妥、渐进的过程,从过去完全的应试教育过渡到以人为本、强调多元的素质教育,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充满了矛盾和冲突。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加快改革的步伐。”

版权所有 Copyright 上海市新农学校 沪ICP备12036329号 沪教Z6-20120005号

地址:金山区朱泾镇新农社区新中路63号 传真:021-57340725 邮编:201503 管理邮件:648218624@qq.com

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1090号